笔趣阁 > 辽东之虎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

?热门推荐:
????“这是个难缠的角色,不可掉以轻心。”孙承宗看着卢象升离开的背影捋着胡子的模样,像极了世外高人。

????到底是成了精的老狐狸,这是骡子是马不用拉出来溜就知道。对于鼎鼎大名的卢象升,李枭还是敬重的。今天看到他的臭脾气,就知道为啥他会兵败在京城。这种人,就是老于谋国不善谋身。

????官场上讲究的是一个混字,即便心里操翻了人家八辈祖宗,面上也得拱手给个笑脸。为此,专门弄了一个名词儿叫做城府。据说城府深的家伙,行动坐卧都是循规蹈矩宛若僵尸。可肚子里的七巧玲珑心,却让他们的政治对手叫苦不迭。

????卢象升这样的人,跟城府俩字儿天然的八字不合。不过李枭倒是挺喜欢这样的,至少这样的人说话不用你总是猜。

????明明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情,非得跟两个蠢货一样猜来猜去。只要没修炼到心心相惜的至高境界,总会有猜错的时候。

????“今天小虎还有您家之杰回来,您不去看看?”气氛有些尴尬,李枭不得不没话找话。今天山海关陆军军官学校的第一期毕业学员,除了几个被任命为教员之外,剩下的全都来到济南,准备参加即将组建的第三师。

????“不去了!老夫现在是布政使,山东的民生政务才是老夫该关心的。今天郊外收土豆,老夫这就去看看。能看到填饱肚子的粮食,还看什么这帮小毛孩子。”孙承宗显然心情不错,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土豆的产量。山东因为气候的关系,土豆的收获要比辽东早那么几天。

????为了帮助李枭推广土豆和玉米,老家伙是没少费心思。他也知道,朝廷里面的那些大佬们,就等着李枭栽在土豆和玉米上。如果土豆和玉米欠收,老百姓没有饭吃造成民乱。估计就算是皇帝,也扛不住那些言官的压力。

????“今天收土豆么?”李枭是个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听说今天土豆收获,他立刻决定去看看土豆。这可是济南人民,下半年嘴里的嚼谷,马虎不得。

????“是啊!”

????“一起去!”

????“你不是要去看小虎他们?”

????“他们没土豆值钱!”

????李枭和孙承宗坐着马车来到郊外的时候,地里面到处都是收获的农民。一个老农牙都掉了几颗,趴在地里俩手不断的刨活像一只大号土拨鼠。

????他身边放着几个拳头大粘满了泥土的土豆,忽然间老家伙中风一样的嚎了起来。众人跑过去看的时候,发现老家伙跪在地上手里捧着一颗羊头大的土豆哭得像是个月子里的娃娃。

????当初种下土豆的时候,他还骂了官家几句。现在他恨不得对官家狠狠的磕几个头,祖祖辈辈没有过这样大的丰收。仅仅是这一亩地,差不多就能收上一千多斤。亩产一千多斤粮食啊,活了快六十年就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好东西。

????快六十岁的人,饥饿就像是附在骨头上的蛆一样,不断啃着他的灵魂。一甲子的年纪,能吃饱饭的年景一只手能数过来。现在看到了这样的粮食,怎么能不激动。

????热闹的劳动场面感动了所有人,李枭也撸起袖子下地帮着收土豆。

????手在藤蔓上一抓,猛的拔出来。就带了一大串儿的土豆出来,然后用小锄头一点一点的刨,很快就刨出了五六个土豆,最大的居然有香瓜大小。佃户们狼一样的看着这个来抢食的家伙,有些小伙子已经想过来揍李枭。不过看看李枭身边站着荷枪实弹的护卫,还是放弃了这一想法。土豆很多,让他摘一两个也没啥。庄户们总是习惯于自我安慰!

????“下官参见巡抚大人,布政使大人。”胖胖的县令刘福禄听说李枭来了,立刻飞快赶到现场。虽然他也是读书人,不过官职跟李枭相差太多,这种级别的大佬来到自己地头,还是的尊重一下。

????人胖就喜庆,穿着绿色的官袍一路跑过来,就像是远处滚过来个西瓜。站在李枭面前气喘吁吁,脸上的汗水小溪一样流淌。

????“县令大人不必多礼,这官田里面的土豆收获了。这一下,父老们可以吃饱肚子喽。”李枭看着庄户们把土豆聚拢起来堆得像是个小山,嘴就不自然的咧开。

????“全赖大人一力推广,不瞒巡抚大人您。当初说把一半的官田都种上土豆的时候,下官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这种下去会有什么样的收成,现在下官对巡抚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您看这些土豆,差不多就够乡农们吃的。要是玉米收获了,今年正经的能过一个好年。”胖人不能笑,一笑脸上的褶子就多,看上去像是个包子。

????“这土豆啊!亦菜亦粮,总吃土豆的话胃会反酸。玉米才是真正的粮食,只不过亩产没有土豆这样惊人罢了。可总也比麦子的产量要高,有这东西垫底。济南府周边的百姓,今年能过个丰收年。

????再说这一茬土豆收过了之后,还能补种一茬薯类。那东西也叫地瓜,亩产高于玉米比土豆也少不到哪里去。你跟农户们说,让他们多抓些猪崽子。现在有了粮食,多养一些猪。猪粪多了,就是最好的肥料。山东土地被耕作了几千年,地力早就不堪重负。多用些肥料,也给土地一些滋养。”

????按照古老的规矩,土地要耕作三年休养一年,这叫做养地。可现在山东足足有两千多万人,尤其像是济南这样的地方,土地严重不够用。人均耕种土地那么少,还谈个屁的养地。

????大地母亲的也不是没限度的,土地的肥力不够,直接后果就是农作物产量的减少。越少,就越多种。结果形成了恶性循环,在没有化肥的情况下,猪粪是不错的肥料。

????“啥?巡抚大人您说,今年收过一茬土豆之后,还能再种一茬那个什么地瓜?”刘福禄瞪大了眼睛,李枭忽然间发现。这小眯眯眼儿瞪起来还挺大!

????“是啊!还能种一茬地瓜,估计到了地上冻之前就能收获。那东西也是亦菜亦粮,不过吃多了对胃不好。用来喂猪不错!”辽东今年就种植了大量的土豆和地瓜,玉米反而种得不太多。现在李枭正在疯狂收购猪崽子,准备在辽东兴办上十几个大型养猪场。

????他娘的在辽东,吃海鲜都吃得浑身腥味儿了。必须让当兵的有肉吃,大肘子就不错。

????刘福禄“哏喽”一声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土豆就够让人意外的了,现在又出来个地瓜。真要是这么种下去,今年就会是个大肥年。往年缴纳赋税的时候,都是闹得鸡飞狗跳的。那是真从百姓嘴里往外抠粮食!

????年景不好的时候,逼死几口子,又或者是举家逃难的也是常有的事情。今年算是大治,吏部就算是再混蛋,赋税足额缴纳考评也得给个优秀。自己这就算是官运亨通,刘福禄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就算是花些银钱,也要留在这山东济南府当官儿。

????这位巡抚大人一上任,就用了耿忠明和尚可喜这俩家伙。济南府周围百十里之内再无匪患,这俩人是真凶啊。刘福禄可是亲眼见过,人头是成车成车拉回来的。

????身为县令他还是知道些真相,这些可不是平日里杀良冒功,杀的都是老实巴交的老百姓。都是经过监军亲自审问,又或者是在剿匪时杀死的盗匪。现在的济南治安,可比几年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往年这时候,哪里还能安心在地里干活儿。都提心吊胆的防着土匪下山抢粮食,土匪也是要吃饭的。

????“晕什么?吩咐你的事情,赶紧去做。不然猪崽子价格涨起来,那时候可就晚喽。”孙承宗抖落着手上的土,打发侍卫喊乡农过来把土豆拿走。拍着刘福禄的后背,一副关心后辈的模样。

????“谨遵巡抚大人,布政使大人的吩咐。”刘福禄拱拱手,立刻吩咐县丞去办理。

????县丞撒腿就跑,刘福禄要是升官儿了,他被提拔的可能性很大。毕竟,济南县今年的赋税将会足额交齐。这都多少年了,济南县从来就没足额缴纳过赋税。为了这,他和县令是年年挨批。可老百姓太穷,饭都吃不饱哪还有钱粮缴税。

????“今年有官田的带动,估计明年私田也会买土豆种子种土豆。这样从济南府开始推广,一直慢慢的推广到整个山东也用不了多少年。别看农民不识字,可最是务实。只要见到实惠,他们改变习惯比谁都快。”孙承宗看着欢庆的人群,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这是他最想见到的场面,和平,安定,百姓们在土里面刨食,在工厂里面做工领工资。不用担心异族的铁蹄,不用担心酷吏的盘剥。大明天下要都是今天这个样子,那该多好。

????李枭赶忙扶住孙承宗,上了年纪的人弯了这么长时间腰,万一弄个脑血栓那可就亏大了。

????一个年青的壮实后生跑了过来,烧鸡没动顺子就迎了上去,一手按在左轮手枪上一边喝止。

????“俺是来帮着俺爷爷还赌债的,大人俺爷爷叫张二牛。他说欠你一百斤土豆!”见顺子不让过去,后生干脆在一边大声喊。

????“让他过来!”李枭笑着摆摆手,他这才想起来当初还在地头打了个赌。赌注就是一百斤土豆!

????“这是俺爷爷输给您的土豆,那花布……花布……!花布让俺送给了前边村子的二丫,了不起俺再弄一百斤土豆顶给你。”后生站到李枭面前,土豆往地上一放,傻乎乎的开始挠脑袋。

????“你爷爷的搪瓷罐子,我也没带着。正好就两抵了,回家好好照顾你爷爷。下苦下了一辈子的人,今后都是好年景,可得多活几年享享清福。”

????“俺爷爷,俺家自然会好好供着。俺爷爷说您是个好官儿!”后生说完,鞠了一个躬扭头就跑。大小伙子看到生人说话,害羞得像个大姑娘一样。

????“还是乡下孩子淳朴啊!哎呦……!老夫这把老骨头不管用了,这刚刨了几个土豆,腰就酸的不行。”孙承宗在李枭的搀扶下坐到树荫下面,李枭从顺子手里接过军用水壶递了过去。

????“今年咱们济南府富了,可菏泽那边还遭着灾。粮食还是不够用,说不得今年要加一些赋税,多收些土豆和地瓜,让菏泽那边的百姓不至于饿死。”

????说到天灾,孙承宗就叹气。该死的陈海龙把府库弄得能饿死老鼠,如今赈灾皇帝下旨拨钱粮。可户部就说没有,只能按照皇帝陛下的数额砍去一半拨付。剩下的就得山东自己想办法,想要不饿死人闹民变,李枭只能在济南抽重税,养活菏泽的灾民。

????李枭也是没办法,一个人两个人自己掏钱就养活了。这黄河肆虐,受灾的百姓足足有几十万人。这可是几十万张嘴,每天得山一样的粮食往里面填才行。

????“地瓜的种子已经运过去,如果抢种的话或许还能在地面上冻之前收上来一些地瓜。李中梓先生已经去了再去,大灾之后要防大疫。这水灾,通常都跟瘟疫连着。他娘的老子第一年主政山东,黄河就这么不给面子。”李枭看着老天爷,比划了一下中指。

????“你小子!”孙承宗一巴掌拍掉李枭的手掌,“这黄河十年九涝,不是你来不来的事情。河堤年年修,可年年都决口。多少年了,都是这样过来的。这涝了还是好事儿,至少你还能补种庄稼。旱灾才是真正的灾难,赤地千里一滴雨水都没有。走到哪里,都是一个样。那种绝望才让人害怕!”

????“没说的,多多的存粮以备不时之需。咱们回吧,看看虎子他们。”

????“回!”想到还有一屁股烂事儿,孙承宗刚刚的开心也就散了。

????“恭送巡抚大人,布政使大人。”一直到马车离开了视线,刘福禄才直起腰。

????刚刚踏进巡抚衙门,就看到李虎兴冲冲的跑出来。拉着李枭的胳膊“大哥,俺当爹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