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凰池 > 第624章 真相

第624章 真相

?热门推荐:
????当然,玉嬷嬷知道这时候她是万不能出声的,她很后悔,为什么刚才麟王殿下进来的时候,她不赶紧出去?她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不知道会不会被灭口。端嫔猛地站起来,厉声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先皇把遗诏交给我,我不过是依照先皇旨意办事,你们才是乱臣贼子。如今成王败寇,你休想往我身上泼脏水!”北辰云熙面无表情地道“先皇从始至终,最中意的储君人选,都是太子。更没有所谓的立四皇子为储的诏书,不过是你与圆叶合谋,圆叶仗着身手了得,偷用玉玺盖了个印,想让北辰皓能名正言顺身登大宝。可惜,先皇早就防着这一招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端嫔冷着脸。“自然是为了你的儿子!”端嫔冷笑“你既知我是为了你,为何还这样待我?”“你是为了本王?”北辰云熙笑了,他看看地上的圆叶,又看看端嫔,声音清冷“你岂会为了本王?你的儿子不是本王,你的儿子是鲁王北辰皓。应该说,是黎皓!”端嫔脸色苍白,整个人好像无力一般跌坐下去,嘴里却还兀自强硬“你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北辰云熙一脚踢在圆叶的身上,声音清冷疏凉“二十年前,鲁州陈家小姐陈璎,有一个情投意合的恋人,但是皇宫选秀,陈父为了荣华富贵,将自己的女儿名字报了上去。一对鸳鸯生生被拆,而陈女在入宫之后,得皇上临幸,出宫无望。不久后,有消息传进宫中,那恋人痛失爱侣,竟殉情自杀。陈家小姐心性大变,恳请皇上允许其去翠望山庆安寺为父祈福。皇上感念她一片孝心,自然是允许。陈家小姐在庆安寺里,遇到一个风度翩翩,和恋人长相极为相似的和尚,虽然那和尚年纪大了些,但陈家小姐却好似找到了心灵的寄托。恰好,那和尚也不是什么守清规戒律的和尚,他仗着住持对他的欣赏,行事无拘,对陈家小姐来说,一边是与恋人相似的容貌,一边是对皇上的疯狂恨意。而对那和尚来说,一边是美丽温软的女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陈家小姐抛开了廉耻,抛开了伦理,那和尚抛开了清规戒律,两人悄悄地在一起。”端嫔脸色苍白,圆叶神色变幻,那边的玉嬷嬷,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她都听到了一些什么?这种事,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陈家小姐,不,端嫔,那端嫔犯的可是大罪,诛九族的大罪。而麟王殿下身为端嫔的儿子,他这样自曝身世,又有什么好处?对了,他刚才说他不是端嫔的儿子,鲁王殿下才是?玉嬷嬷不懂了,为鲁王殿下分明是黎妃娘娘的儿子。北辰云熙继续道“陈家小姐在庆安寺里住了三天,这三天里,两人一有机会就在一起。把庆安寺好端端一个佛门净地,整成污秽场所。”“你胡说,没有的事,你胡说!”端嫔尖声叫,但是谁都听得出她声音里的色厉内荏。北辰云熙没有理她,声音不喜不悲“为了防止有孕而内侍监没有记录,回到皇宫,不,这位陈家小姐便使了手段,让皇上当夜宿在她的宫中。后来,陈家小姐果然有孕,可笑的是,这位陈小姐自己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但因为怀了所谓的龙种,龙心大悦,陈家小姐得以晋位为嫔,皇上赞其形容端庄,封号端嫔。端嫔生下了一个儿子。既然防着这个儿子可能是和尚的儿子,端嫔人聪明,又有手段,早就收买了人心,当儿子生下来,端嫔发现,这个孩子的眉眼轮廓,长得竟然跟和尚很相似,那岂不是和她那死去的恋人一般?端嫔又惊又喜,正好按之前的计划进行。”“你倒说说,什么计划?”端嫔这会儿已经不再尖声否认,她的神色镇定下来,看着北辰云熙的目光冰冷。北辰云熙道“当时宫中怀着龙种的,可不止一个端嫔,还有一个黎嫔,巧的是,两个人在同一个宫中,端嫔手段高,晋嫔比黎嫔早,所以是一宫主位。一宫之中,两位娘娘同时临产,这本是大事,可巧的是,那时候皇室动乱,七皇叔谋逆,皇上虽将乱势镇压,然其时朝中形势还很复杂,而两位娘娘生产时,皇上却不在宫中。这让端嫔的计划实施得很顺利。端嫔把自己的孩子,和黎嫔的孩子换了。”玉嬷嬷惊呆了,她没想到她会听到这样的宫帏密辛,麟王是黎妃的儿子,鲁王北辰皓才是端嫔娘娘生的,可是却不是皇上的儿子,而是一个和尚的?大概这就能解释,为什么端嫔会拿着遗诏支持鲁王,而和自己的儿子作对了。因为麟王根本就不是她的儿子,鲁王才是,她为了自己的儿子矫诏,是想自己的儿子当皇帝。端嫔面无表情地道“你既然都知道了,现在说这些,是想做什么?你想认回你的母亲?黎妃,不是也被北辰云峰圈禁在她的宫里吗?怎么,北辰云峰连你的面子也没看?”北辰云熙淡然“本王并不是黎妃的儿子!”“不可能,你怎么会不是她的儿子?”端嫔这时候已经不再隐瞒真相,既然北辰云熙都知道了,再隐瞒也没有意义。北辰云熙目光扫向她,道“你想知道?本王也不妨告诉你,本王来自宫外!”“来自宫外?胡说,你一直养在我的身边,从出生起就养在我身边,怎么可能来自宫外?不对,你既然来自宫外,那就说明你并不是皇子,你是个野种,哈哈,你是野种!”北辰云熙猛地一巴掌扇过去,啪地一声脆响,端嫔嘴里吐出一口血唾来,里面还有两颗牙齿,他眼中带着杀气“我父皇与我母亲倾心相爱,又岂是你这样的龌龊之人能理解的?你污辱本王不要紧,但你要污辱我父皇母亲,别怪我不客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