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姝 > 251、实其腹

251、实其腹

?热门推荐:
????袁弘德把装着零钱的包袱递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拿钱。

????袁明珠往外拿银子的时候内心一动,勾着其中的一个布包一拽,布包里的东西啪啦啦散落一地。

????这包里装的是袁季驹这些年积攒的小物件,以各色印石为主。

????这次为了帮家里渡过难关,都包了来。

????客栈大堂里铺着的木地板,印石倒没有摔坏,就是跳着滚得到处都是。

????客人刚上桌,酒菜还未上,见有东西滚落脚边都弯腰帮着捡,各家带来的仆从也跟着帮忙。

????有人捡了起来就拿在手里把玩,问袁弘德“袁先生刻的?”

????袁弘德“家里孩子平日练手所刻。”

????袁明珠“我们以为这次得赔人家一大笔银子,怕家里银钱不够,就把值钱的东西都带来了,看看能不能换些钱。”

????众人看向她睫毛上挂着的水珠,大眼睛里带着劫后余生的恐惧,手边的包袱里一小包一小包的东西,只觉鼻头也跟着发酸。

????这次是袁家运气好,周大人和莫先生这次恰好到场,不然还真得倾家荡产赔给张家银子。

????袁弘德拍拍她的头,“快去买馒头吧!”

????袁明珠忙掏了一串钱和一些碎银子,领着袁少驹和顾重阳跑了。

????客栈对面就是一家卖馒头的。

????正是饭点,热腾腾暄软的大馒头刚出笼。

????“老板,给我们拿五十个馒头。”

????“好嘞!”

????“老板,借您一个笸箩装馒头,回头用完给您送来,我们就在对面回龙居客栈。”

????馒头铺老板也知道早晨发生的事,一边给他们装馒头一边问“砚台那件事是你们家吗?”

????“是啊!”

????“听说那砚台是假的?”

????袁明珠点头“嗯!就是化险为夷了,听说咱们这边的规矩得买些馒头散散。”

????他们抬着馒头回头,站在客栈的台阶上散馒头。

????“大家拿了馒头回家吧,该吃午饭了。”

????有人问“这事就这么算了?”

????袁少驹“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有讨饭的花子也闻讯过来领馒头,敲着碗唱了一段吉祥的唱词。

????袁明珠把手里的串钱解开,把银子撒开“唱得不错,赏。”

????花子们捡了钱一哄而散。

????“五哥,你把笸箩给馒头铺老板送回去。”

????就在他们准备回客栈内的时候,一个女人带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

????看到他们的馒头已经散完了,她们站在了原地没有再过来。

????抹了一层灰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失望。

????袁明珠看到那小女孩的头上插了个草标。

????对正准备去还笸箩的袁少驹说“五哥,再买几个馒头过来吧!”

????袁少驹“哦!”

????跑了去又买了几个馒头回来,拿荷叶包了递给那对母女。

????回到客栈里,宴席已经开了,他们在各家带来的孩子那桌坐了。

????她是假小子,也不敢跟在座的深交,万一人家跟她品味相投请她去家里做客就露馅了,只能埋头苦吃。

????旁边袁少驹如鱼得水,跟刘家的长孙相谈甚欢。

????“我们家过年前一共猎了三只鹿,有一只就卖给了你们家的银楼。”

????还邀请大家“等天气暖和了去我们家玩,能猎到兔子和野鸡,我家曾祖母卤的兔子和烧鸡都可好吃了。”

????刘家长孙长了一张严肃的总裁脸,“好,我回去报过祖母,祖母若是同意会去你家拜访。”

????其他人也表示会请示家里,家里若同意会去袁家做客。

????袁少驹“到时候我给你们下帖子。”

????只有刘家小弟,鼓着一张小脸,安静的跟只小白兔似的。

????他哥不时帮他夹一筷子菜,没人夹菜的时候他就只吃自己跟前的。

????看到袁明珠也十分老实,刘永昶对袁少驹说“你家小弟跟我家小弟都很安静。”

????袁少驹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只能点头。

????宴席结束,兄妹几个陪着曾祖父送客。

????送走客人,袁家也准备告辞。

????李同芳送他们出门,“袁先生考虑一下,咱们联合几个晋地同乡办一个酿醋的作坊,我们固北李家也擅长酿酒,先生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参一股。”

????他算是看出来了,周大人梁学正这些人跟袁弘德之前应该就认识。

????袁家短短一段时间之内就搭上了好几个重要人物。

????今日若不是这些人来捧场,父母大人和后头来的那些人是不会来出席的。

????这一场,称得上他们晋地同乡的翻身仗,赢得漂亮。

????袁弘德也想找个营生赚钱,应道“等春耕忙完了咱们找个机会坐坐,细细说说这事。”

????武安城内百废待兴,可以做的营生很多。

????不过他们晋地来的做醋做酒确实有优势。

????见袁弘德有兴趣参与,李同芳十分高兴,牛车走出去老远还在挥手。

????回到家中,把事情经过说了,又把大家凑的首饰碎银还回去。

????“这回多亏了周大人和莫先生,回头找机会得好好答谢人家。”

????知道没事了,一家都很高兴。

????陶氏“晚上做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袁少驹想起来“我答应请人来家里做客呢!”

????袁弘德问袁伯驹几个“有好友也可以一并请来家里做客,等春耕忙完了,正好请人前来。”

????袁伯驹有说了听到的关于流民的事。

????袁弘德“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袁伯驹“民不饱腹,必生乱,不患寡而患不均,移民都分了良田,那些流民却被剥夺了生计,若是有心人一鼓噪,说不定生出大祸。”

????袁弘德“若是真乱起来,城里有兵丁守卫,不会殃及那里,我们这些乡间野地,恐怕危矣。”

????真出了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所以这件事不是要不要管,是必须管,为了自家的安危也得管。

????对袁伯驹说“明日一早我送你们去学里,跟周大人说说去。”

????袁明珠“趁着哥哥们都在家,我们去把去年秋天发现的那几株柿子树给挖回来栽上吧?”

????说干就干,赶了牛车去了瓜蒌山。

????几株柿子树还在,没被人发现。

????柿子树又高又大,根系发达,若是人少还真不好挖。

????就是挖了下来往山下抗,都是个费力的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