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428人有弱点得之,不动则溃

428人有弱点得之,不动则溃

?热门推荐:
????臧陵款款衣袖反卷,拖着阿惜四处御箭,一双眼睛里只是带着些不甘,随后这才大喊道:“这不可能,你的人早就被我挖空了,又怎么能?”

????咻…

????箭直接划破天际,臧陵终于在万箭中挨了一下,他裤腿上像是被什么东西钉住似的,只是若有若无的冷哼一声,他蓦然的看着臧枳:“姐姐当然希望你死了。”

????臧枳不理会,他低头,那包裹着一丝怅然的笑,就是觉得喉头有点苦涩,那双被墨汁浸染的眸子,只是低头看着阿兰。

????阿兰没动。

????甚至说她在看戏,嘴角似乎带着轻笑,也能感觉到臧枳有些松懈的身体:“与我何干?”

????臧枳和臧陵两人是那么的水火不容,此时竟然不约而同的心痛了起来,忽然间觉得这些攀比都没了意义。

????为什么又想个孩子一样捂争辩呢,糖化了,谁都得不到,他们都应该明白的阿啊。

????臧陵依旧笑着,他别过头用那双杀气的眼睛看着周围,这才道:“臧枳你爱她吗?”

????一直以冰冷着称臧枳眼底似乎有了一丝波澜,他掀唇勾起美丽的弧度,那是阳光正好,黑红衣裳只是在阳光下格外伤感。

????阿兰也因为这句话怔住了,她也想知道,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着要了断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心境,或者还想辩解什么?

????“一生挚爱。”臧枳没有华丽的言语,甚至连声音都是冷冰冰的,低头,臧枳余光中似乎能看到阿兰那抹夕阳红色的脸颊。

????“你今天真好看。”动了动唇,臧枳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看向臧陵,两股衣裳扭转在一起。

????“为什么不放箭?我有说要停下吗?”臧枳看着阿兰,一双手指只是紧紧的摩挲着自己的伤处这才道:“你看着他,我要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面前。”

????那边传来臧陵的笑声,似山间迷雾般萦绕在这热闹非凡的大殿:“她看不见你不知道吗?”

????臧陵也不同臧枳废话,一双眼睛里带着些恨意,这才蓦然的看着臧枳:“你还不放了姐姐吗?”

????这一放,就把所有的希冀撒手人寰,这一放,也许在也见不到,臧枳现在忽然有些心酸。

????不得不说,臧陵变了很多,甚至如果母亲在这的话,应该会无比欣慰的,因为那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已经蜕变成现在这样一个成熟的人:“阿陵真是长大了,学会威胁我了。”

????“或许你能在找一百个两百个,不计其数的人,凭你对给我带来的惊喜…”

????“——可是现在,人心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你不能,更不会冒险的,所以,阿陵真心的请求你,把姐姐还给我。”

????臧枳就站在那儿,一声不吭,目光如浮木,悠久而深远:“呵,你们是不是真的觉得我会在意这些?也许这就是我留住兰儿最好的办法呢?”

????臧陵似乎真的被气的有些脸色发紫,姜还是老的辣,臧枳永远都能气定神游,而臧陵却沉不住气。

????那一搜搜的箭横冲直撞的在天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细密的往臧枳那边去,挡在她眼前的阿惜,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人到这种时候,永远都是一个怕,阿惜也不例外,她只是对臧枳道:“我还不想死的,阿妄救我啊。”

????阿妄只是忽然冲了过去,他的出现,特别是用剑对着阿兰,直直的站在臧枳面前,他似乎很悲悯的笑了笑,尽量不去看臧枳色眼神,目光中带着些悔恨的目光:“王上,停箭吧。”

????臧枳低头笑了笑,带有侵略般的星目只是看着阿妄,精细手臂抬起把住阿妄那席卷而来的剑。

????而阿兰仍旧不动。

????“你也要造反吗?”臧枳不伤心,因为他就不该有心,就这样抬眼看着,他说为什么臧陵能那么轻易的站在那儿。

????“自古忠义两难全,我爱阿惜而王上放箭无疑会伤害到她,阿妄不想她死,就像王上不想我用剑对着兰姑娘一样。”

????阿妄的武功有臧枳的一般功劳,可是有的时候爱似乎真的能成为动力,那剑无情的穿过掌心,直接落在阿兰的眉心。

????红色的纱幔带子打结处翻飞了起来,细密的金色步摇只是低垂在眉梢,碰撞之间竟然打翻在地。

????阿兰那细软的发丝像是着急溜掉似的滑落下来,因风而起,尽数往臧枳的脸上吹去,有一抹发丝碰撞在剑身上。

????削铁如泥的剑身,只是穿过那乌黑的青丝,被凌乱的风带走了些许,散落在地上,也带着几分飘然的美。

????臧枳慌了,看着一边临危不乱的阿兰,她的嘴角噙着笑意,嘴角甚至还含着一丝发丝,她蓦然吸了一口气。

????“我停下。”臧枳先前还有愿望,他希望阿兰能多看他一眼,因此他还心痛来着,直到阿兰面临死亡的时候,他才觉得什么丢都不重要,她大大一条命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停下,所以臧陵只是腿中了一箭,整个人都精力充沛。

????隔岸光火…

????他用极其对峙的目光看着臧枳,甚至抬起自己的那双璞玉般的手,鼓了鼓掌,那清脆的声音,叫每个人的心里都沉重了许多。

????“人有弱点,得之,不动则溃。”臧陵似乎有些笑抽了,以至于脸上的表情有些吓人,他红着眼睛只是忽然终止笑意:“如果是我,决然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动摇心,死了便死了。”

????“既然不在放箭,那我便过来接姐姐。”臧陵迈开大长腿,衣袖翻飞间只是跟着手臂摆了起来,衣襟上微微带着的天纹蓝,只是映衬的他如尘世谪仙。

????臧陵走一步,后面的士兵跟着一步,他不恼更不畏惧,这才走到了阿妄的旁边,因为事先把阿惜打晕过去,放在一边,所以才敢单枪匹马的独自一人走到臧枳身边。

????臧陵伸手,用手摸了摸阿妄举得剑,他只是低头笑了笑:“放下吧。因为你的忠心,我会留她一命的,你知道凭她以前对我的作为,死千遍万遍都便宜她了。”

????臧枳却不畏,只是有些冷笑的看着阿兰,他手上握着的匕首还是在用力要推向自己,这才像是蓄电池一般的低沉声音:“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

????“放手吧。”阿兰久违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臧枳就好想是听到陌生人在同自己说话,他全身都在发冷。

????“放手吗?看来你已经做出选择了。”臧枳不知晓自己多费什么口舌,只是心里难受的厉害,这才又道:“最后一句你就这么恨我吗?”

????“恨。”阿兰简明扼要的说着,她那声音忽然又回到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就算的受了再大的委屈,都不愿意对自己说出一声的那个时候。

????臧陵只是看着,殷切的目光中甚至瞬间僵持住了,他不懂臧枳这一生都穷尽一切的要好,想这般在那些人面前出丑的样子,他又怎么会有?

????也许这股力气不应该那么违拗,是他臧枳太贪心,微微闭上眼睛,其实他好想有些看到了他和阿兰在一起的画面。

????那匕首终归是推了进去,在那本就艳丽的喜服上多了一抹诗意。

????臧枳低头笑了笑,喉管里就像是卡到什么似的,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顺着匕首的另一端摸上了阿兰的手腕。

????冰凉的一发不可收拾,臧枳笑,将弯的很深的身子靠近阿兰,他目光中还是一副宠溺的模样:“所以说你还是选择叫我去死了?”

????“死?”阿兰只是勾起唇角,一抹冷意只是淡淡席卷而来:“我来帮你。”

????阿兰没有任何感情,甚至那种不带丁点决绝的样子,叫一边的臧陵哆嗦一下,臧枳把着她的手腕。

????抽出另一只空闲的手,落在臧枳的手里,想要用力在推一把直接翻仰过去。

????手劲一落,阿妄似乎都觉得剑身的麻木感落在手上,剑身刺破阿兰一身的红衣,在后背上露出血淋淋的口子。

????阿兰紧抿着殷红的唇,就感觉全身酸软了似的,手指正在不断的用力想要汇聚成一个力道,可是却只能慢吞吞的拿着匕首。

????那一刻,臧枳只是阴着脸,这才道:“谁准你动她?”

????阿兰睁着眼睛,就像她看到的黑影一样,那么的可笑,整个人只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委实痛的有些打紧。

????“事到如今,你还要惺惺作态吗?臧枳,你死不足惜,你…”那一瞬间她晕死在臧枳的怀里。

????臧枳心里只是一窒,气血上涌,一口血喷了出来,落在阿兰的发丝上,她微微闭着眼睛的小脸也染上了血迹。

????臧枳有些撑不住了,他抬起那有些朦胧的眼睛,只是重重的摔在了跪在了地上。

????一只手撑地把着自己小腹上的匕首,这才抬眼看着自己怀抱里,那个禁闭着双眼的阿兰。

????臧枳伸手去抓,却只是抓下阿兰脖子上的用细绳穿着的白色扳指,握在血洗过的手上。

????绳子都染上了红色。

????阿兰那双娇小的身体被臧陵抱起,没有人管他们,全都一窝蜂的向臧枳跑了过去。

????留下随后的回忆只是一抹红色…

????臧陵横抱着晕死的阿兰,他疯了一样的抄起剑和那些来路上的人厮杀,血溅当场的人不计其数。

????臧陵仍旧不忘带走阿惜。

????人群中,阿妄只是拼了命的奔跑,他将剑往外伸,就看见那一抹乍眼的红色。

????还有他深爱的阿惜,他拼了命的往那边跑,可是最终还是被一群士兵包裹住了。

????架着他,把他向臧陵的方向背道而驰拖去…